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凹凸世界】[瑞金瑞]无眠

僵尸号起死回生!
被闺蜜@叶言家的鱼湘老公 安利带入了坑,然后再不回头。
小学生文笔+ooc属于我+cp向不明显+无逻辑瞎扯+烂尾+不喜左上=感谢阅读
获得了一个月的续命




金最近失眠了。


大概自五天前,金便发觉自己到了夜里比白日还要抖擞,双眼炽热得好像能看透一切,仿佛有一个隐形人给他注射了兴奋剂,使他浑身紧绷且焦虑。金脑海里盘旋着黑雾,无时无刻折磨着他,让他夜夜不能寐。
随着时间的推移,症状越来越严重,已经开始偏离金原本“正赛即将开始,自己过于兴奋而无法入睡”的自慰想法。金没办法闭上眼哪怕一分钟,长时间不休息使他身心俱疲,兴奋和怠倦像是两个魔鬼撕扯着他的灵魂。他眼睑下的黑晕愈发的浓,浓得像是刻意染上去的一般,形似两团黑墨。
甚至,金发现自己开始逐渐遗忘一些事情。就在昨天见到凯莉时,居然脱口质问凯莉竟然进了百强。结果被凯莉收拾了一顿,顶着两个肿包回了住所。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报时的钟表鸟啼了九声之时,金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打着哈欠走出了门,像是醉酒的大汉摇晃地走着。他那时不时颠一下的头,看似摇摇欲坠,让人实在不放心。
必须得去找格瑞。金疲惫不堪地揉了揉酸痛的双眼,张嘴又是一个长久的哈欠。
路上的行人纷纷讶然注视着这位精神不济的少年左右不定地走进了排行榜第二的格瑞的房门,他们全都将他认作喝醉了不省人事的酒鬼少年,心中不禁隐隐期待着格瑞大人将其丢出窗外。
然而过了二十余分钟,格瑞家的窗子都没有打开,汇聚在他楼下的人群也慢慢散了,这群人的心中不是没有一丝遗憾的,像是好不容易抢到一场免费好戏的门票,戏班却宣言说不演了的落寞。


“这就是你最近闭门不出的原因?”
格瑞皱了皱眉头,紧紧盯着坐于对面昏昏欲睡的金。
“嗯?……啊,那个,对的。”金强打起精神,试图摆出没有大碍的样子,但眼下的乌青和长时间垂坠的眼皮都显示出他的萎靡不振。
格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从未见过如此低迷的金,哪怕是幼年时生了大病,他也是涨红着脸朝自己咧嘴傻笑。
而现在,格瑞打量了一番眼前哈欠连天的金,微微摇了摇头。
“回去吧。”格瑞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脸上并无任何关心该有的神态。虽然说金早已见惯了格瑞这副模样,但此时,金见了仍然有点愤慨——歪,他可是顶着疲累仔仔细细掏心置腹地向他表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他却这样冷淡?
“喂格瑞!你好歹,好歹也安慰一下我吧!这么一副臭脸给谁看啊!”金近日来因失眠而蜡黄的脸上头一遭有了红潮,激动之下狠狠地握住格瑞的手,脸上汹涌的睡衣也随之褪了几分。
格瑞轻轻掰开金的手,冷声回道:“放心,我会想办法去治好你的病。你只需要乖乖待在自己家里面就行,”在金愣神的瞬间,格瑞又放软声音,从一旁的抽屉中拿出一个罐子递给了金,“听着,最近没事就不要出来。你这个样子,很危险。”
金呆愣着接过了那个罐子,低头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强力安眠药”。


光斜射进屋内,尘埃在一束光明内跃跹翩飞,像极了仲夏夜里烁烁的流萤。
坐在金对面的仍然是格瑞,只不过手上多了碗浊黄的流状物。格瑞面无表情地将这碗像烂泥的不明物体摆在了金的面前。
“这……?”金瞪大了眼,因为双眼酸累而揉搓至红的眼睛看着有点楚楚可人的味道,况且金的双眼蓄满了滋润用的泪水。格瑞望着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就是格瑞你说的,‘办法’吗?”
“我听嘉德罗斯说他们圣空星有失忆或者失眠的状况出现,都是用这种……东西解决的。”
嘉德罗斯吗……金想到那个不可一世的混世魔王,不禁歪了歪嘴。果然也只有格瑞去问他才会回答吧。
不过这……真的有用吗?金又细细打量起这碗神似脓液的液体。这不论如何都无法称之为汤药吧?
“可格瑞……这……真的能喝吗?”金抬起头来双眼诚恳地询问着格瑞,却发现他的眼睑下不知何时也蒙了层青黑。
格瑞在金由咨问转为关心的炽热的注视下,别扭地转过头:“你爱喝不喝。要是不想喝,我再去问问有没有别的办法。”
“唔……”金的确是不想喝,这碗不明液体不仅色泽可疑,而且还散发着一股腐尸的恶臭。但……格瑞为了这碗“解药”肯定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吧……金噘了下嘴,小心翼翼地端起这碗药,不安地抿了抿嘴巴,又咽了口唾沫,整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心头一横——为了治病为了大赛为了格瑞,拼死也得喝掉!金深吸一口气,闭着眼摒着气一仰头干了这碗药。
格瑞见金这般,叹了口气:“你若是不想喝就不喝,不必为难自己。”
金嘿嘿一笑,挠了挠头:“没什么的呀,顶多就是臭了点怪了点,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格瑞你为了这药也一定花了不少力气吧?既然这样,那我也得好好喝完,起码不能辜格瑞你的努力吧?”
“而且,我还要和你继续参加大赛啊。如果我继续睡不着,那,我肯定会被淘汰掉的!”
“……笨蛋。”
格瑞拿着碗起了身,打算将碗丢到垃圾桶里时,却听到身后的金按着声音打了个哈欠。不知为何,格瑞的心里始终有点不安。


『失眠是达成欲望的捷径,
记忆是阻滞前行的羁绊』


阴雨天,天空是鸭蛋青色的,刺骨的寒风包裹着人,让人没有一秒是暖和的,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凌迟着鼻腔。
金啜饮完了第六碗汤药。除去第一碗,他分别尝饮了两碗沼泽色的液体,一碗珠灰的以及一碗月牙白的。此时此刻他又在格瑞逼视下解决了这碗铝黑色的药,难得的是这碗比起前几碗来要甜一些。
不过金早已不在意这些了。他对此麻木到格瑞端来碗,他便会乖巧的一饮而尽,从不提出任何问题以及抗议。
这种乖巧在金的日常生活里也早已蔓延开来。他的失眠症症状已经比开始的失眠失忆多了一条痴呆,不论是见了谁,他都是一幅乐呵乐呵咧着嘴傻笑的模样。格瑞的眉头越纠越紧,黑眼圈也像是失眠了一样呈绛黑色——他的失眠看上去比金还要厉害。
事实上,金的失眠症倒是越来越轻。最近,金能眯上一会儿眼了,头颅内的病虫似乎转为噬食他的记忆。一开始,金只是记不清人,还因此动手与紫堂幻交战,后来询问他时金居然回答将紫堂认作为鬼狐天冲。
就在刚刚,格瑞来给金送药时,意外地发现金的手指红肿得厉害,一番对质后,金低着头绞着手嗫嚅着道出了原委:“今早上我拿锤子修理床的时候,忘了,忘了那棒子该怎么用……所,所以……”
金抬起脑袋,挠挠头,对着格瑞一阵“嘿嘿”地讪笑:“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过一会儿就会好了的。”
“你这个……笨蛋。不是叫你不要乱动了么。”
“真的没事的,”金笑得一脸灿烂,“放心吧凯莉。”

『强力安眠药:一盒两板,一板二十粒。幼儿一次半粒,成年人一次一粒。不可过多服用,超量使用将导致痴呆、反应迟钝、记忆紊乱等等症状。请谨慎食用。』

金什么都不记得了。
魔鬼在他的灵魂上刻下了名为遗忘的魔怔。不是失眠,不是痴呆,不是混乱。

格瑞在金将自己唤为凯莉的那一瞬间才反应过来,金患的是失忆症,而非失眠症。
自己为他找的,全部都是治疗失眠的安眠药。
药不对症,怎么能祓除?
格瑞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咬牙咕囔了句“该死”,快步走向摆置闲物的柜子,上面摆着一盒空的强力安眠药。
格瑞震惊地扭头看了眼站在原地痴笑的金:自己是在两星期前给的他这盒药,可他却在两星期内吃完了总共四十粒药片?
呼吸和心跳有一瞬间的停止。格瑞明白了一切。
这个笨蛋……果然是因为迫切地想要得到休息,好继续比赛吗?
真是,笨蛋。大笨蛋。
等反应过来时,格瑞发觉自己已经颤颤巍巍地抱住了金。金则是一脸疑惑地发问:“咦?紫堂你怎么突然抱我啊?是不是,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
“紫堂?紫堂!”

『白色的原野
没有花
没有鸟
没有你』

“真的,真的没办法了吗?”
丹尼尔摇了摇头,金色的双眸中满是惋惜,抬起的手中逐渐凝聚起白色的流萤。
格瑞紧紧握住烈斩的刀柄,死咬着的下唇开始溢出鲜血,顺着曲线完美的下巴流淌至地。
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流光汇聚的“簌簌”声,以及金的“嘻嘻”的笑声。
这里是被缄默标记的领域。
“回收。”白色的光盖上了金的额头,慢慢将金包裹,像是一根根蛛丝,绝望地封死了金与现实的界限。
丹尼尔的声音有些颤抖。在座的人都听出来了。

出门的时候,外面恰巧下起了雪。
“哎呀。下雪了呢,”凯莉轻声呢喃,身边的格瑞攥紧了拳头,“我记得,凹凸星球是很少下雪的。”
紫堂早已哭成泪人,泪水将地下的雪层打出了一个凹坑。
雪飘飘洒洒地下着,像是埋葬着什么。
“我们,我们还是走吧。”凯莉抿着嘴抹了把眼泪,强颜欢笑粉饰着凝固的悲伤。
“走了,格瑞。你为了去找那些古怪的偏方已经快一星期没合眼了,你,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格瑞一顿一顿地抬起头,犹如一个零件生锈的机器人。而在他完全抬起头后,展现在他人面前的,是两行血泪和印于右脸的魔怔印记。

评论(19)

热度(35)

  1. 鱼湘肉丝丝丝丝祝今_ 转载了此文字
    安利安利安利好基友入坑了哈哈哈哈! @祝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