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灯刀】无恨歌.part1.风尘

温馨提示:此文乃灯刀异类
难吃至极,量少拖更
望众读者不要嫌弃

“……军盟最近是愈发的嚣张了,而长老院那看似风平浪静,实际对军盟早就恨得牙痒痒了……”
身旁置着一盏青灯的女人,懒懒地倚在贵妃榻上,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仕女绘凉的汇报,发出迷迷糊糊的应声,一边用香匙撩拨着香屑。看着炉中不时爆出的火星子,青行灯唇角渐渐勾起一抹笑。
啊啦啊啦,近几日还真是有意思呢……青行灯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青行灯微微眯起好看的淡青色眸子,在青灯幽幽的辉映下,眼中闪过捉弄不透的光芒。
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呢……
倒也不枉自己这数年来的心血呢。青行灯微微歪着脑袋,三千烦恼丝并无绾起,如一段墨色的上等丝绸一样,在青行灯脑后摇曳生花。此时的青行灯,竟美得有些不真实,清纯又妩媚。
阿爸阿妈呀,你们应该会满意女儿导演的这场戏吧?毕竟呐,那些曾经戕害你们的刽子手,马上,就要付出他们应得的代价了呢……
青行灯无懈可击的脸上露出微笑,双手开始轻轻地抚弄挑拨一绺青丝。
一片宁静。只有香炉里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细微爆破声。


突然,门被从外面叩响。在床前刺绣的绘凉连忙起身,打开了木门。
“前个月来过的李家大少爷又来了。兰姨让青行灯小姐赶紧收拾收拾,不要怠慢了李大少爷。”传完话,那丫头微微行了个礼便走了。
绘凉和上门,立在那儿,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咱家小姐不用收拾也比那些妖艳贱货好看多了。”
青行灯轻轻笑了一声道:“行了,别踩一捧一的了。有时间嘴碎还不如赶紧赶好这一副早春图呢。帮我把橱里那件湖水绿绣海棠纹的长袍拿来吧。”说着,她拿起一旁那白玉翡翠钗,对着床头的铜镜将头发高高盘起。
梳妆完没一会儿,门又被扣响了。
绘凉低身缓缓拉开了门,一阵短促的脚步声后,床边垂下的繁复帷幔被一双手所挑起。
身着华服的青行灯倚在床头,手中轻捻一把青扇,未被扇子遮住的一双青眸目光流转,细密如黑蝶的睫毛细微颤动。一时间,阅人无数的李大少爷也是看呆了眼。
“怎么,李大少爷这次难道没有给妾身带来奇物嘛。”青行灯语中似乎有着怨意,却娇嗔至极,“难道李大少爷此次外出回来,又是另眼看上哪家莺燕了?连行灯这儿的规矩都忘了……"
李大少爷再也受不了青行灯的魅惑了,一把揽过她说道:“怎么会忘了呢?”
说着从一旁的包裹中拿出一口色泽堪称绝品的碧玉坛。
“既然器物到了,那李大少爷的故事……是不是也该?”青行灯稍微缩了缩身子,换了个语调诱道。
“怎么会忘呢?”李大少爷也是一笑,“这玉坛呀,原本是归莎曼国国王所有的……”
青行灯听着。在这方被帷幔围起来的一方天地。

感谢阅读
下次更新时间,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