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灯刀.圣魔

并非无恨歌的更新。
一时脑洞,匆忙写就。略粗糙的粮片
读者大佬们随意看看就好了。

1
“今日的怪谈就到此为止了哦,如果还想听的话,请明天再来吧。”
斜坐在魂灯上的青行灯合上手中的厚书,轻语道。
随着身边小妖离去,青行灯眼中忽的染上一抹压抑。
明天就是她讲怪谈的第一百天了呢。
看着一蹦一跳离开的矮小背影们,青行灯叹了口气。
她是如此痛恨自己的命运,只能不断吞噬和燃烧。
青行灯是一个灯灵,身下这盏魂灯的灯灵。
她从这魂灯中诞生,一生的命运似乎早已被魂灯所规划好:为魂灯提供源源不断的燃料——甘美的灵魂或鲜甜的血液。
她无法对抗这一切,因为没了魂灯,她只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只能流离在五行之中,三界之外。
她的手上已是万条冤魂,千条血河。
妖吧,要凝聚妖形,大抵就两种法子,要么修行千年,要么怨气而生。
可除了自己外,哪有一只妖不是累积那蹉跎岁月而成的?
青行灯心中苦闷,不由闭上眼叹了口气。
说白了吧,自己看似万般强大,实际上如果没有魂灯,妖界怎会有她青行灯?
实际上呀,自己只不过是魂灯一个念头所产生的虚拟罢了。
突然,一个清淡的声音在青行灯面前响起。
“请问,你还愿意给我讲个故事吗?”
青行灯有些惊愕地睁开眼,一个金眸墨发,手持巨大妖刀的少女站在她面前,眼神诚恳地看着自己。
不知为何,这个气质冷漠的少女在辉洁的月光下,竟美好得像一盏琉璃杯一样。
啊啦,是隔壁家的妖刀姬呢……
青行灯微微一笑,翻开那本古旧的书,道了一声:“好呀。”
2
魂灯亮了。
青行灯冷漠的看着横列着的妖怪们。
这些妖怪……都是她的“听众”呢。
此时的它们双眼空洞呆滞,毫无平日里的生机。
青行灯身下的魂灯明明堂堂的亮了起来,亮得有些喧嚣,有些嘲讽,有些贪婪。
同样的,青行灯体内也有一股暖流奔腾而至。
一百天的口粮呢。
怪物吗?比起地上被吸走灵魂的妖精们,青行灯的确更像一个不知足的,丑陋的,恶心的,蚕食同类的,肮脏的怪物。
听闻华夏大地有个凶兽叫饕餮。很想自己呢。青行灯舔了舔手指。
不过……更恶心的还没有来呢……
有点闷热的夏风带过叶尖,带过一阵血味。
那些小妖个个被开膛破肚,地上猩红与浊黄渗进土地,发出一阵阵恶臭。
纤纤玉指,此时竟如茨木的地狱之手。
青行灯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一片狼藉。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那个少女……竟是未来。
那个少女呀,也曾在她的古书中露过脸面呢。
罪恶不甘的灵魂啊,一定比这些灵魂都更为可口吧。
一定是如牛轧糖一般绵绵,又如薄饼之酥脆。
青行灯舔了舔嘴唇。
忽然风动,一把闪动着黑金光芒的巨刀紧紧架在青行灯的脖子上。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青行灯背后传来。
“你不是青行灯,对吧?”
3
妖刀姬不止一次听见那个妖媚的声音了。
总有一群可爱幼稚的小妖围着那个女人乞求一个又一个引人入胜,跌宕起伏的怪谈。
那盏忽明忽灭的青灯,那点不定摇晃的青光,总在妖刀姬梦中徘徊。
妖刀姬早就感受到这莫名未知的情愫了。
妖刀姬面对过很多强大无比的对手,八歧大蛇、四大麒麟又或是新来的石距,她都挑战过。
可是,这个道不明的情愫……似乎比任何一个对手都棘手呢。
她还是没忍住,频频趴在墙角,听那个女人娓娓讲来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的怪谈故事。甚至,包括她的,妖刀姬的怪谈。
在昨天,她居然失去了自制力,冒昧地闯进女人的院子,希望能获取一个怪谈让她满足。
可她,意外遇见一个与平日那个青行灯不同的她。
妖刀姬甚至感觉……这个她才是真正的青行灯。
直至深夜,妖刀姬仍然想着孤独坐在魂灯上的女人。
像一片叶子。深秋的叶子,深黄到叶脉,孤独到叶浆的叶子。
今日妖刀姬闻见一丝血腥气息。
她最熟悉了。是从隔壁家传来的。
她莫名害怕起来。不会是那个女人出事了吧……妖刀姬不安地想,望着桌上的清茶,妖刀姬内心越发暴躁干燥。
不行,她必须要去看一下。妖刀姬悄悄走出了院子。
与炼狱不期而至。
妖刀姬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一向温婉淑贤,偶尔妖媚张狂的女人,徒手……屠杀了一片小妖。
脑中自己不堪的过去与过去的女人杂混成一片浆糊昏暗,沉沉闷闷地占领了妖刀姬的脑海。
她将刀架在青行灯的脖子上。沙哑地喊话:
“你不是青行灯,对不对?”
5
青行灯几乎是本能的用妖力弹开妖刀姬。
妖刀姬双目充血,如大怒的野兽一般大吼:“你为什么!”
魂灯一明,妖刀姬感到自身所有的气力全被吸走。
青行灯不知所措地看着妖刀姬,她从青灯上跌落,平时如谪仙一般的她,此时脸上挂满无措。
不对呀……自己……不应该惊喜于她的到来吗……
自己不是想……品尝这美味的灵魂吗……
那么,举起青灯吧,将这少女的灵魂化为燃料吧……
可不知为何,青行灯的手此时竟脱力,疲软的无法举起一旁的魂灯。突然,青行灯眼前被漆黑占满,脑中回响着魂灯贪得无厌的声音:“我要,吃掉这个魂灵……我要……我要……我要……"
青行灯立即用念力抑制住魂灯,可魂灯那如魔鬼一般的声音仍在脑海中回荡:“我要……我要……你也不是想要吗……”
青行灯精神大损,背后已是一片汗涔涔,魂灯突然一阵暴亮,照射出的青光绚烂无比。坚持站立的青行灯终是输给了魂灯,“碰!”的一声摔在地上,精神迷迷糊糊的涣散开来。
一直都是这样啊……自己永远无法控制魂灯……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自己的所有想法到底是自己的还是魂灯的……
正如想要吞噬妖刀姬的灵魂一样……是魂灯想要呢?还是自己想要呢?青行灯永远无法得知。
一旁的妖刀姬心中一片昏暗与迷惘。不对啊……这个女人,不该永远风轻云淡的吗?为何她会造成一场屠杀?这个女人不该……守护着自己未曾拥有的一切美好吗?
地上的青行灯心中一片无知与无措。她心中……一直对这个女孩抱着莫名的情愫,第一次看见她拘谨而又慎重的模样便有了……她不该看见的……她不应该守护着自己未曾拥有的一切美好吗?
自己真的从未想占有她的灵魂呐,即使有吧,那也应该是自己的贪婪不是吗?青行灯从未如此痛恨自己与魂灯共享一个思想灵魂。
“你不该恨我……你恨我……便是恨你自己啊……。
魂灯说着,自主地浮在空中,倏的晕开一阵烂漫的光华。
青行灯拖着早已脱力的身子,用尽最后一股气,冲上前死死地抱住妖刀姬。
“你不准死,听见没有!”青行灯沙哑的喊道。
“你不准死,听见没有!”妖刀姬沙哑地喊道。
刺眼的青光蔓延开来,铺满整个院子。
6
风雪漫漫,北日熏熏。
身着战甲的冰山少女背着巨大的妖刀,手提一盏散发森森清光的魂灯,行走在大街上。奇特的打扮衣着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一间小室。干净有热水就行。”妖刀姬将一袋碎银置在台柜上。
店小二上前收下碎银,拿出一块木牌,让妖刀姬到木牌上的房间去。说完,小二多看了几眼那盏青灯,不禁问道:“这盏灯……”
“一位故人的罢了。”妖刀姬眼色黯了黯。抬脚走向木梯。
房间内,妖刀姬倚在床上,摩挲着灯杖,微微出了神。
“啊啦啦,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呢。”此时凡人早已无法看见的青行灯斜坐在妖刀姬腿上,一双素手挑起妖刀姬的下巴,凑在妖刀姬耳旁耳语道。
妖刀姬被青行灯这么一撩,不禁红透了脸,双颊飞起两片红霞,耳尖染上一层酡色。
“我可是为了你,连实体人形都放弃了呢。”青行灯微微嗔道,“可你竟将我看成故人,而已?”
妖刀姬心中已经是一片乱奏。脸上红色更为明显。
这个女人……该死……
半天,妖刀姬才挤出一句:“反正你是魂,而我是妖魔。我好心将你这个魂灵说成人,你还不乐意了?”
青行灯微微一笑,唇角展开半寸青莲,眼角化开一池春水,手轻轻挽在妖刀姬脖子上,轻轻吻了妖刀姬一口后,又往她耳边吹了口气道:
“我管你是圣是魔,我只要你心中有我。”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