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阎灯】赤月

跨年贺文1
其实一共就打算写两篇23333
比较粗糙啦,因为还要赶灯刀的跨年贺文以及无恨歌的更新。
然后因为期末了,这里也要复习了,摸手机电脑的时间也不怎么多了,可能无恨歌更新会很稍微延迟一下
望见谅
还是感谢阅读啦,点进来的每个大大都笔芯

以下为正文

新年要到了呢。

接过晴明送的一箱礼盒,青行灯又坐在魂灯上,笑着和几个小妖聊天。
她身后是一树镶雪的冬樱。点点粉意缀在枝头,衬着白雪,更是分外妖娆动人。一旁的阎魔看着这一幕,心中感慨一声美景红颜。
阎魔一手托腮,懒懒地倚在月亮上,身上是一袭红袍,逶逦着盛开一地海棠。头上并未带平日里的那套头饰,一头青丝未被挽起,如墨瀑倾泻而下,直至臀根。
阎魔歪着头把弄着一枝折樱,耳边却突兀响起青行灯慵懒的调侃声:“啊啦,今日的阎魔大人真是好看呢。”
阎魔微微侧目,一张绝色立即映入眼帘。
阎魔心中一颤,忙别过头,故作不经心地回道:“汝今日也是。”
谁知话音刚落,一阵温热的鼻息扑在阎魔脸上:“哪有呀。妾身再美,恐也比不过今日红妆的阎魔大人呢。”
“啪嗒”阎魔被这么青行灯这么一撩,手一抖,折梅随之落地。
望着不知所措的阎魔,青行灯扑哧一笑,骑着魂灯悠悠转到另一侧。鬼知道自己刚刚看到阎魔的第一瞬间有多惊艳?
就仿佛,仿佛雨后初晴时露出的虹光,仿佛一池飘满落英的春水,仿佛万千萤火纺织出的缥缈梦,仿佛沉香屑静燃时袅袅升起的烟云。
难以言喻的美好。
青行灯第一次感觉到了语言的匮乏。

涂抹着青绿色丹蔻的手抚摸上阎魔的脸。阎魔抬头,是盛着满天星落,摇光晨曦的一双青眸。
一抹柔色化为丝丝笑意在青行灯唇角展开:“今天晚上有烟花呢。阎魔大人可否愿与妾身为伴?”
阎魔情动,无意识地呢喃出一句:“有汝,吾怎需再观烟花,空使吾之眼蒙上尘埃?”
“听说晚上还会出现百年一次的红月呢,阎魔大人难道不想看一下吗?”青行灯故意问道。
“红月再于难遇,也不如青蝶萤之汝。”

晚上天气很好。
满月大得好似触手可及。隐着星星红光的冰轮嵌在蔚蓝天空。
身后是万丈欢悦,阎魔孤身缓缓爬上山顶。
月景美得震撼人心。与其相比,世间所有光景都如尘埃一般,毫不起眼。
“可是这又怎么样啊……”阎魔低着头,声音是从未听过的沙哑。
可这又怎么样啊。我还不是,失去你了么。

阎魔蒙住双眼,嘶声裂肺的吼声回荡在山涧之间。
“青行灯,我想你啊。”

你不是说讨厌我说吾与汝么,那么我就不说了呀。
你不是说喜欢我穿红衣服么,我现在日日夜夜都不曾褪下着一身红装啊。
你不是说不要把公务永远摆在第一位么,我已经做到了呀。
那你回来看看我,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
我明明什么都做到了呀。
你不是想看红月吗,我也想看呀。你就当,陪我来看看好不好?
……

她身前是无垠的芳草地,空旷的原野中竖立着一座冰冷的石碑。
那些人不是说:妖死后,其神魄化作精灵,融于万物之中。天地为其身,三界为其躯。
可为什么,千年了,阎魔却不曾感受到她一丝一分的存在。
我真的,很想你。

阎魔眼前浮现出一片烂漫的青色,窈窕的身影在树影下愉悦的讲怪谈。
身影逐渐模糊,化为青烟绕到树旁,一声虚无缥缈,空灵到不现实的话语随风悠悠传来。
“哪有呀。妾身再美,恐也比不过今日红妆的阎魔大人呢。”

“滴答”咸咸的液体划过脸颊,啪嗒一声落于土壤之中。
这大概,就是那些墨客们所说的,哀莫大于心死了吧?
可她没有心。于是那些本该由心承受的苦楚,全都一丝不落,变本加厉的,蚕食她的灵魂。

我喜欢你。恋人的那种喜欢。
这句话,恐怕得永远的死在阎魔心中了。

阎魔身前是无垠的原野,及腰的荒草间是一座冰冷的墓碑——上面镌着“青行灯”。
她身后是秋月。 是百年难遇的赤月。
风杂碎着女子的抽泣声刮过原野。那呼呼的声音,真是如呜咽唏嘘声。
草动。上面染着如霜一般的月光。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