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灯刀】无恨歌.捌.溯时

急急忙忙在舅妈家写就的
望不嫌弃
感谢阅读(笔芯啵啵
微博@祝九衫_

“因为我就不是个享福的命。”青行灯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
妖刀姬闻言浑身一抖。
享福,的命吗……
夜色逐渐粘稠,黑漆漆地拢起一片暗沉。屋内没有亮灯,仅是点着一支蜡烛,摇曳着映亮一角。
惺忪烛火微微照亮黑暗中的青行灯的脸,让她本就带着些许捉摸不透的脸庞,添上一份神秘莫测,
“你要知道,我曾经,也只是个小孩。”青行灯莫名说出的这句话,竟是同时往二人的心湖扔进一块石子,引起阵阵心湖荡漾。
霎时无言。
许久,青行灯才沙哑着开口,开始讲述自己那不为人知的,堪称惨痛黑暗的回忆。
“我啊,其实也还算是个闺阁千金呢。”

新春刚刚踩着一路爆竹离开,门户前仍垂着冰锥。空气中依旧弥散着爆竹盛放后的那硝黄气息。
幼小的青行灯蹲在一个盛满脏物的垃圾箱后——其实根本不用蹲,她那娇小的身体还未到垃圾桶的一半。
搞什么鬼嘛,爹爹刚刚一脸严肃地将她拉到这里,还说什么不准探头只许呆在这里。
可这里臭死了——青行灯瘪着嘴,委屈地拍拍落到自己身上的苍蝇。
看着新买不久的春袍衣摆上,沾满湿乎乎的泥巴。青行灯心中的委屈愈发的重了。
要不是爹爹说会给她买糖吃,自己才不会这么乖乖的呆在这里呢。青行灯嘟着嘴,小萝卜头似的手指摆弄着色泽净透的佩玉。
腿好酸的。青行灯正在缓缓直起身子时,一阵推搡声传来。
一串刺耳的笑声传来:“好啊好啊,如今蔑圣案的几位主犯都已经落网。是时候给个交代了!”
青行灯咬咬下唇。虽然爹爹让她不要探出头张望来着的,但是只是探头而已——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吧。
然后,青行灯便做了她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她探头去看了。
她透过两个高箱间的罅隙,获得了自己这辈子最难以忘怀的记忆。
她的父母——准确来说是她的亲人们,青行灯的邻居们以及她的玩伴,深色各异的跪在地上。
是什么仪式吗?爹爹带她看过年祭大会的,一群人全都哗啦啦地跪在地上,看上去就是一排排波浪一样。
可仪式大会什么的,不会在街头举行的吧。青行灯眼中是化不开的疑惑。
几乎是一瞬间,青行灯的瞳孔迅速缩小,疑惑全变成满满的恐惧。
太……太血,不对,不该是……为什么啊。青行灯如翡翠一样的双眸中,映出的是她所看见的那些人身首相分的情景。
怎么会是这样。大家不是在进行仪式吗,为什么大家全变成这个样子了——这是,这是死刑犯才该有的模样啊。
如磐石一般沉重的声音又打入青行灯逐渐模糊的大脑:“罪孽已除!”
罪孽已除……罪孽已除……青行灯双眼前开始蔓延开一片血红色,她想起爹爹离走前的最后一句话:要好好在这里,爹爹回来会给你买糖吃的。
爹爹……你说好要给我买糖的啊……行灯……行灯想吃糖啊……
天地变得模糊,青行灯昏昏沉沉的往后趔趄了几步,如一台不堪重负的机器轰然支离分解一般,她沿着墙根,身子慢慢滑落。
昏迷前,回荡在脑海中,如梦魇一般压在她眼前的,仍旧是那副,数不清的黑压压一片人,身首相分的模样。

妖刀姬满眼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含笑的女人。
如此风光恣意的女人……竟有如此不堪的过去。
她认为自己的身世足以悲惨,却没料到这个女人……
还有比从未见过父母却已阴阳两隔更惨的事情了吗?
有的呢。就是目睹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朝夕相处的街坊们,自己嘻哈打闹的玩伴们凄惨死去。

青行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喝起了酒,白瓷酒壶上釉着的青蝶展翅欲飞,衬的满脸酡色的青行灯越发的妖冶如花。
“后来?”
“后来我就在垃圾堆里生活。”
“我从富府千金沦落为与野狗抢吃的混混。谁能知道我有多心酸有多不服气啊。”
“是掌上明珠时的我,随意丢弃的一块骨头,足够被流浪的我省着吃一周。”
“我努力活着。不管上天多么想让我死。”
“我就是要让那些人看看,我还活着。既然我还活着,我就有机会复仇。”
“我想复仇,想到疯掉。那时候的我脑海中只有两个念头:活下去和复仇。”
“不择手段?呵。”
“后来我长大了,我明白了尊严。可我却要不起尊严。”
“那些混混痞子笑话我这个女的是什么?野鸡。”
“我后来把自己第一个晚上卖了。”
“我开始有钱了。”
“我过上了一段还算富裕的生活。可惜入不敷出,很快便见底了。”
“我再怎么不要脸,终究还是有底线的。”
“我没那个脸去卖了。”
“我只能,凭着这张脸,当个艺妓。”
“当年所谓的蔑圣案,我也在四年所收集的故事里明白了。”
“只不过是长老院的朝权更迭罢了。我所目睹的那些冤魂,只不过是加重砝码的代价罢了。从别人口里说出的历史,总是如此的轻飘飘。”
“长老院?我从那时记住这个名字了。”
“而且……”青行灯所有敛起的锋芒在此夜终于露了出来。来自酒精的蛊惑让她畅所欲言。
青行灯脸上露出毒蛇一般令人胆寒的笑容。是那种一把漆着毒的匕首,在你眼前冷光一闪时的胆寒。
青行灯心中藏着的那把剑,那把漆着十几年狠毒的剑,在今晚终于出鞘。
“而且,我打算毁灭它。”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