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灯刀】无恨歌.拾.生愫

第一次拖更
好在最后还是在两星期内写完了
感谢阅读,手动比一个大西瓜~~


“也许,你可以试着爱上我。”
无声哭泣的青行灯不禁愣了片刻,然后轻笑一声,缓缓推开俯着身子的妖刀姬,不动声色地收回软弱,平静地说道:“我这辈子是不会再爱一个人了。我想,”青行灯慢慢起身,“我想我最多只能够恨一个人。”
妖刀姬无力地翕动几下嘴唇,最终沉默地合上嘴。
“妖怪和人是没办法在一起的。妖刀姬小姐。”青行灯自嘲道,“更何况我们还是敌人。隔着血海深仇的敌人啊,妖刀姬阁下。”
在此刻,她又是那个刻薄冷情的青行灯了。
妖刀姬前一秒还在憧憬期盼青行灯的反应,如今却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狠狠的被绝望所烙印。
“青行灯你真是我所见过的,唯一一个没有心的人。”妖刀姬无措而绝望,咬牙切齿着说出这句话。
她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被眼前这个女人给伤害一丝半毫。
很可笑吧,她堂堂异人所的主力前锋,在一天内被同一个女人反复蹂躏她那颗从未敞开过的心。她的所有情感,被眼前这个罪该万死的女人戏耍一般的,不断抛起不断砸落。
妖刀姬从未感到如此沮丧,她一向都是冷淡的,对感情这一方面可谓懵懂无知。可短短一日,即使青行灯如此戏弄挑弄,她还是不可遏制的对这个充满魅力的女人,产生了一点她从未知晓的感情。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感情。
有些感情吧,无论你再怎么戕害遏制,最后它仍会在尘埃碎砾里开出一朵鲜妍的花——即使它生死未卜,未来不知,它仍然会死死植根在你心里,舒展开每一片红瓣,骚扰着你的心让你不得不去注意它。
妖刀姬感到自己的心窝里,猛然的温暖起来——因为那里现在正在孕育着一份热乎的感情。
只是现在,妖刀姬拔出插在地上的妖刀,紧抿着嘴唇。只是现在,她不得不去按捺这颗小苗,让它死去。
如果这小苗死后还能化作肥料。那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青行灯在说出那番关于“爱与恨”的话时,她同时不得不去面对心中暗暗滋生的异样感觉。
不同于妖刀姬对她那“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感情,青行灯是在逼迫自己忽视掉伤害她时心里的痛苦挣扎。
青行灯看似熟练老道,实则在感情这方面也是个未开窍的幼童。
之前的年月里,她唯一的信仰就是复仇,来自于仇恨的烈火支撑着她熬过了生命里最灰暗的日子,也支撑着她进入辉煌的殿堂。
而如今,复仇只差最后一步,却是杀出了一个妖刀姬——还是她自己选择带回来的——让她开始沉思复仇完毕后的生活。她固执的认为,自己对妖刀姬,对这个少女只不过是一种主人对其栽植的盆栽的关爱罢了。
但是,一向聪明的青行灯这次却在逻辑上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主人会在工作的时候想到自己家的盆栽吗?会思考下班以后是该先忙工作,还是先把盆卉搬出去晒太阳吗?
事实上,青行灯不该有这样的念头,她是复仇者,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来计算谋划着每一步计划。她必须阉割掉自己的情感天地方能迎接成功。一个优秀的复仇者,本应该一心一意复仇,不去想儿女情长也不去想名垂青史,脑海里心里每一刻每一秒都在想着复仇。
可是青行灯动心了,即使她自己并没有注意到。但这注定了她在复仇计划上面,会处于一个暂时落后的险境。
这是两个女人之间最懵懂而又最真挚的感情——在感情这个世界里,她们是最无知也最无邪的小孩子,笨拙而又机灵的对彼此产生了难以言述的情愫。
天光微启,黄云悠然。青行灯长出一口气,猛然地捆起妖刀姬的手,将其背在她身后,压着声音低声说道:“请记住你的身份,妖刀姬阁下。你现在,是我军盟的俘虏。”
妖刀姬低吼:“不要靠近我,抱歉。”说着开始死命挣开青行灯的手。
青行灯的一双素手,看似柔若无骨,实则力气大的惊人。妖刀姬作了一番无用功后,仍然是被青行灯给押回军营。并且绑住她的手脚,还特地找了一块干净的崭新的绢布蒙住妖刀姬的嘴巴,然后小心翼翼放在青行灯自己的床榻上。
处理完妖刀姬,青行灯将挂住帷幔的金钩收回,花式繁复、层层叠叠的帷幔立刻从榻的两侧严严实实的拢了起来,将床里头的风景遮死,只留下丝丝缝隙供空气流通,防止闷死里面的“俘虏”。
青行灯阖上门,走至林中,吹了声口哨唤来一只信鸟,将一封信塞到信鸟的脚踝处,最后神色淡然的放飞,注视着那一点白影隐匿于白云深处。
“三长老,不用再躲了。早在妾身出门之时,您恐怕就跟在妾身后面了吧。”青行灯没有回头,不动神色地伸手折下一支白桦枝。
青行灯身后十步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耆老枯瘦的手执着权杖,目光深邃的紧盯着青行灯的后背。
“三长老这次来,恐怕是没有安什么好心吧?”青行灯轻笑一声,淡然自若的回头道。
被唤为三长老的白发老者带着老人独有的嗓音缓缓开口:“一向神机妙算的青行灯先生这次可是猜错了。”
“老朽这次来,是想和青行灯先生做笔交易。”
“怎样的交易啊。三长老不妨说来听听?”青行灯漫不经心玩弄着那支折枝,漠不关心的敷衍应付道。
“关于先生你父亲的交易。”三长老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狡黠罪恶的光芒,只是很快便隐身不见了。
果不其然,青行灯几乎是立即抬起头,蹙眉死死盯着居心叵测的来意不明的老者,眼睛深处炽热的燃烧着一把烈火,仿佛要占满青行灯的眼眸,并吞噬掉她眼前的这个世界。
“哦是吗?”青行灯唇角渐渐的,慢慢的展开一朵青莲,一寸一寸地舒展开来,盛放开来,“那,妾身是很愿意同三长老做这笔交易呢。”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