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今_

十八线写手祝今

【灯刀灯】[百世书]

大概是个新坑吧哈哈哈哈哈
算是给了平日里的那些脑洞一个可以发挥的地方吧
最近开学啦,所以更新什么的自然是会慢下来的。
并且最近参与了乱花抄,估计四月份开始预售哦~有零花钱的小可爱们可以考虑买一本吼,本子良心,周边良心,无料本也是良心!喜欢百合的小可爱一定不要错过哦[爱你](厚颜无耻的打了个广告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阅读,笔芯哟[心][心]


第一世.第一节
她是令人闻风丧胆唯爱怪谈的大妖青行灯。她是舞一把鎏金长妖刀无情夺人性命的妖刀姬。
杏花雨下,杨柳风轻。墨发金眸的女孩轻车熟路地将妖刀架在女人白皙的脖颈上。
面对刀下不留情的嗜血少女,青行灯却是唇角含着笑意,微微歪头,削铁如泥的长刀立即在白瓷一般白透的脖子上划出一道绯色的血痕。
面若数九隆冬的少女的脸上终于裂开了一条缝,钻出来一种名曰惊惧不解的神色:“你不怕吗?”
“哦?”简单一个字在女人的贝齿上流转一遍后被轻轻吐出,是万种浑然天成的诱惑和百般疏离淡然。银发如瀑如雪的女人眼角缓缓上挑,不经意流露出的是足以青楼女子羞愤自尽的风情,唇角的青莲慢慢融化成一池春水,将少女的魂魄直径吸了进去。
“你说的,可是这样?”青行灯再一歪头,血痕随之延长,缕缕血丝渗透出来,将青行灯线条完美的颈部染成迷人的桃红。
妖刀姬有些不知所措,悻悻地收回妖刀,咽了口唾沫后讪讪道:“你,你还是赶紧走吧。”说完低着头转了个身准备落荒而逃,却不料手腕被青行灯拉住,吓得妖刀姬转身挥起妖刀低喊一声,请不要靠近我。
不料回头后妖刀姬却看到青行灯坐在那盏长古不灭的青灯上,肩头是几瓣粉的透红的杏花,几只青蝶落于她的指尖,比雪更纯的银发倾泻至她的窈窕柳腰。
美好的像一首伴着酣梦的童谣,华丽的像一篇辞藻优美的骈体文。
“传闻中冷血无情的杀戮狂妖刀姬?”青行灯骑着她那亮着青光的魂灯飘飘忽忽转到妖刀姬身边,“看来只是个纯情的少女呀。还这么可爱呢。”
青行灯笑着揉了揉妖刀姬的头发。
妖刀姬直愣愣的站着。她见过万千戎马轰然落地溅起的万丈血尘,见过浑身刀痕吓人可怖的尸体,见过刀剑无情好人坏人转瞬毙命。
可她没见过任何一个人——在这之前,在这之后。像青行灯一样,明知道自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却仍是带着温润笑意亲爱的揉乱她的头发。
也许是青行灯的心太深太广,自己对于她而言不过是个会耍刀会杀人的幼稚女孩儿,只是一粒尘埃只需轻拂便无影无踪。她是不会在意一粒尘埃的,至少在现在是如此的。
青行灯看着妖刀姬这幅呆愣着的模样,愈发觉得好笑,轻笑一声后轻轻拍了一下妖刀姬的肩膀:“你要听故事吗?或者你会喜欢那些有些恐怖的怪谈?我想你会喜欢的。你觉得呢?可爱的女孩子?”
之后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追寻青行灯九十九世的妖刀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女人的呢?
大概是在这春花事好,惠风和畅的早春,青行灯带着好看到不真实的笑容亲爱地揉乱她头发的时候吧。
这句“还这么可爱呢”好听到让妖刀姬浑身一颤,某个冰冷的迟缓跳动的部位,倏的一暖,涌起一片潮湿。
这是一场美好到让妖刀姬愿意放弃生命来换取的镜花水月。愿意放弃一切去换取的那种渴望和追唁。
只是所有的故事都害怕一个词两个字,叫作但是。
更何况这个拥有着美好到虚幻的开头的故事。
但是,这终究是一场虚无缥缈的镜花水月。在这个残酷嶙峋的废墟残垣里,是容不得半点梦境的。如同所有人都会妒忌比更富有比更好看的人一般,现实不可收拾近似偏执的嫉妒着这段上天安排的恋缘,它冷笑着举起匕首,一击毙命,不留余地。 多年后,当妖刀姬面对青行灯黯淡残破的青灯时,终是幡然明白命运的深意与无情。

评论

热度(8)